《红楼梦》诗词曲赋浅谈

竹清松瘦 目录 品读红楼
0

  《红楼梦》是一部结构宏伟的完整的艺术品,是一部诗化了的小说杰作,其中大量诗词曲赋凝聚着作者的诗情才华。如果把《红楼梦》比喻为一片湛蓝的天空,那么文中的诗词便如镶嵌在碧天里的繁星,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针砭时弊、借诗讽世

  《红楼梦》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是一部“儿女笔墨”之作,文中的有些诗词引申出了小说主体文字所不便直接说的话,它借题发挥,明叙暗讽,微词讥贬,这实在是比直接了当来得更含蓄、更深刻、更有意义。

  小说第一回中的《石上偈》:

  无才可去补苍天,
  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这里作者是借神话故事来说明,维持封建秩序的纲纪已经败坏,而自己却无力换救,只好转而著书,以便把自己对现实的感受借助小说表现出来。作者已经感到当时的中国社会正在由盛转衰,满清王朝的统治日益腐朽,封建统治阶级行将崩溃。作者想极力挽救,却是一场枉然。虽然诗中流露着虚无悲观的宿命论思想,但作者看到了贵族阶级灭亡的必然性,从而将他们列入不配有好命运的一类人中。“身前身后事”即深刻讽谕了小说中所真实描绘的封建大家族的衰亡过程,让我们看到了封建社会的无可挽回的历史命运。

  同样是第一回中,跛道士的《好了歌》与甄士隐的《好了歌解》,前者反复咏唱、长吁短叹,后者委婉舒展、细细讲说。这两首词深化了小说的主题思想,表达了作者的世界观、人生观和社会观。《好了歌》词共四段,分别嘲讽世人将功名、金钱、姣妻、儿孙忘不了,到头来功名变成荒冢一堆草,金银带不到坟墓里,绞妻最终随别人去了,儿孙到该尽孝时又不见了,一切都落得一场空。《好了歌解》分三个部分,中间部分与四段歌词相对应,刻划了四种世态人情,一段“功名禄利无时,强夺苦争,喜惧不了”;一段“风露草霜,富贵私欲,贪婪不了”;一段“妻妾迎新送死,恩爱痛悲,缠绵不了”;一段“儿女死后无凭,生前空筹画计,痴心不了”。《好了歌》与《好了歌解》形象地刻划出封建社会末期,统治阶级内部各集团、各势力之间为权势利益你争我夺的丑恶嘴脸,刻划出社会兴衰荣辱迅速转变的历史图景。利益的熏心,封建伦理道德的虚伪、败坏、沦丧,政治风云的变幻、动荡,及人们对现实社会的怀疑、失望都通过这两首词表现得淋漓尽致。“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正是封建社会统治阶级内部台前台后,兴衰荣辱交替变化的写照,又是封建社会经济日益落后,统治日趋腐朽、动摇直至崩溃的一幅生动、形象、立体的讽刺画。

  此外,《好了歌》另一主旨在于说明,诸色皆空,而《好了歌解》则说出了色如何而空的原因。这种空的意象由此番感叹出,让人们领悟到,这种空其实是一种命运的寂灭,以及对这种命运的领略和感慨。就因为这份寂灭才有了小说后面的悲情,才有了这“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具有讽刺意味的诗词在《红楼梦》全书中还有侍作。如小说第三十八回中,薛宝钗所作的《螃蟹咏》。此诗表面上看,是写横行一时,最终逃脱不了被人煮食的螃蟹,但仔细向深里想想,却是在讽刺哪些心机险诈,善于阴谋,不走正路,得意时不可一世的政客和野心家。这回中的最后一段说: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通过这段的叙述,可以使我们明白,《红楼梦》常借儿女琐事,寄托政治斗争的大感慨,以小寓大,旨在讽世。全诗中最犀利的两句应当算是第二联: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它讽刺了现实黑暗社会中丑恶人物的丑恶嘴脸。这两句不仅可作为像贾雨村之流的官场之人的画像,也可以赠送给所有善于阴谋诡计,玩惯心机,左右逢源,卑鄙无耻的人物。他们虽然心怀叵测,横行一时,最终都“将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所以,当宝玉读了这首《螃蟹咏》之后,都不禁道:“骂得痛快!我的诗也该烧了。”

诗词推动情节发展

  《红楼梦》中诗词的独特性就在于它的叙事诗和人物诗是同时展开的。人物韵文是小说中诸多人物所抒写的一次次吟唱,在整个小说中,人物韵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物韵文大致可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大观园内儿女们的题咏唱和,主要有《咏白海棠》、《菊花诗》、《螃蟹咏》、《咏红梅花》、《柳絮词》等;二是宝、黛的即兴唱叹,主要有《四时即事诗》、《芙蓉女儿诔》、《紫菱洲歌》、《葬花辞》、《题帕诗》、《五美吟》《桃花行》、《秋窗风雨夕》等。在这些诗词中,有叹泪浸的爱情的,有咏落花流水的,有悲心酸命运的,有诉心情心事的,一首首一篇篇构成了一幕幕歌剧,不仅有男女主角的咏叹,还有众口一韵的宣叙,其中还夹杂些美丽动人的小夜曲,在种种角色的咏唱下,整个故事仿佛航船乘风破浪般被悄悄地、慢慢地向前推进。

  首先是在大观园被正式命名时,众芳题咏,贾元春以贵妃的名义,挥笔题名,宣告大观园的诞生。春灯迹的制作也是在众儿女搬入大观园前夕,这两次的集诗为大观园世界的诞生作了必不可少的准备,它乃是大观园正式展现之前的序曲。这些诗作伴随着细腻的讲说,将故事诗意盎然地展现出来。当然,与以后的诗社唱和,这些题咏和灯谜不过是太阳升起前的缕缕晨曦。大观园就如这群聪明美丽纯洁可爱的女孩子们的伊甸园。他们在这里没有忧愁,没有顾虑,没有危险,有的只是快乐、欢笑,他们衣食无忧,生活悠闲自在,甚至有闲情逸致来吟诗做画。

  大观园世界的那一轮朝阳是由白海棠诗唱和推拥而出的,可谓光灿照人,五彩缤纷。这是大观园儿女的第一次诗会,每个与会者都献上一段优美的独唱,致使白海棠花在他们的笔下成了各自精神风貌的生动写照。这些诗词像一幅梅花图中的每片花瓣,又像一段乐章中的一个个小音符,它们分别承担着各自的修饰任务。在此,虽然探春有“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的自画和“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的自叹,湘云有“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的感慨和“玉烛滴干风里泪,昌帘隔破月中痕”的哀怨,但这些只是对一种风景的吟唱,即便是忧愁也被作为了审美的观照。大观园中的所有人,还是沉浸在一片详和的气氛中的。大观园的如日中天,应当算是诗歌唱合的菊花诗会的时候,众儿女竞相咏菊。而此时,黛玉以压倒群芳的绝对优势成为诗歌皇后。她的“咏菊”“问菊”“菊梦”题目新,立意新,就连李纨都为之称赞,而潇湘妃子也被理所当然地推举为魁首了。小说中这种人物韵文和故事叙述的天然默契,叹为观止,歌咏一起,叙事随到,人物吟唱到痛快淋漓时,故事情节也发展到高潮。

  如日中天的菊花诗会以后,大观园有了一个午后的陶醉、朦胧和徜徉,这便是众少女在芦雪庭上的即景争联。这次联句的背景是大观园最为热闹的时刻。薛林之战已经平息,宝黛之间也心照不宣,大家和睦相处之际,又来了一群姐妹,个个能文善诗,又个个模样标致,大观园中的生活一下因此而绚丽多彩了。这次联诗是大观园中空前绝后的欢乐颂,不仅诸多姐妹,甚至与诗歌毫无缘份的凤姐也参加了进来:

  一夜北风紧,……

  这个开头句意味深长,这似乎已经是大观园不祥命运的预感了。但自香菱以下,是众儿女对一片冬景的嬉戏描绘。冬天虽寒,但诗却作得轻快,好比雪地里的游戏,雪花飞扬,阳光下,笑声琅琅,充满了一派和睦友爱,随心所欲的气象。此刻的大观园一如午睡的小猫,慵慵懒懒,而诗会也由此入睡,但是等众人一觉醒来,诗会已经幕色苍茫。

  到了七十回中,黛玉主持下的柳絮词,却在春日中看到了萧瑟的秋的景象。此刻的大观园一幅日幕秋唱的凄楚。填词的人大都满腹愁肠,敏捷的探春只填了半阙便搁笔了,宝玉的“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大有来世相见的悲叹之感,那么林黛玉的一首《唐多令》更是几乎写尽了大观园世界末日的预兆。大观园的迟幕被这位少女描绘得十分准确,全然一派风吹落花满地的图象。那么凄清,悲凉,那么暮霭沉沉,让人不忍目睹。

  如果说柳絮词的诞生使大观园诗社舞台上的灯光骤然转暗,那么到了七十六回,黛玉湘云在中秋的即景联句则使人们从黄昏一下坠入让人瑟瑟发抖的寒夜。这次联句不仅诗句本身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而且其背景也是乌云滚滚的阵势,大观园世界危在旦夕。“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这真是一种死亡的景象,一段凄美的绝唱。在此之后,大观园便一厥不振,直至走向终结。

【原载】 《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