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茶与酒

竹清松瘦 目录 品读红楼
0

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历来被誉为中国第一部小说。作者接触到这个家族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对于茶酒文化的描述也是很到位的…

【按】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历来被誉为中国第一部小说。作者接触到这个家族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对于茶酒文化的描述也是很到位的。曹雪芹以如椽的巨笔,用酣畅淋漓的笔触,描写了有关喝酒、宴饮、酒仪、酒德、酒的知识和醉态,也描写了关于饮茶的许多有趣的情节,在这里给大家介绍的就是红楼梦中的茶酒文化。

红楼梦与酒文化

我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历来被誉为中国第一部小说。它的作者曹雪芹以如椽的巨笔,用酣畅淋漓的笔触,描写了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从中兴逐渐走向没落的全部过程,从而塑缩了一部二千年封建社会的盛衰史,在这幅历史的长卷中,作者接触到这个封建贵族之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有关喝酒、宴饮、酒仪、酒德、酒的知识和醉态描写等等,都写得十分精彩。经统计,在全书120回中,共出现“酒”字580多次。从第1回甄士隐中秋邀贾雨村书房饮酒起,到117回邢大舅王仁贾蔷等在贾家外书房喝酒止,直接描写喝酒的场面共有60多处。《红楼梦》第5回和第11回,曹雪芹特意引出秦可卿房中那幅“海棠春睡图”两边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对于作者两次引用这幅对联,是否有“深意存焉”?在此不敢断言,但似乎可以看成是曹雪芹的点睛之笔,生活中不可能没有酒,饮洒是这个封建贵族之家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以酒为内涵的对联能登上一个贵族夫人的闺房绣壁,正说明了饮酒已属当时上层社会的一种高雅文化。事实上,酒也与全部小说相始终,使我们在阅读这部古典文学名著时,闻到一阵阵浓郁的酒的芳香,令人欲醉!

《红楼梦》中,提到关于饮酒的各种名目有二、二十种,如年节酒、祝寿酒、生日酒、贺喜酒、祭奠酒、待客酒、接风酒、饯行酒、中秋赏月酒、赏花酒、赏雪酒、赏灯酒、赏戏酒、赏舞酒等等。真是名目繁多,丰富多彩。

由于曹雪芹的少年时代是在江宁即今南京及苏州等地度过的,因此小说所描写的许多习俗、场景,都具有典型的我国江南风味,即以饮酒为例,也象一幅风俗画一样,描述尽了18世纪发生在一个没落封建贵族家庭里种种礼仪、俗、欢乐和辛酸……。

《红楼梦》中写酒,写得最多的要数黄酒,如第38回、41回、63回、75回中,都明确地提到众人喝的是黄酒。可以说,在这个封建贵族大家庭中,黄酒是其主要饮料酒。如第26回中写道:“薛潘执壶,宝玉把盏,斟了两大海碗。”书中还在另外场合写到“酒缸已罄”,“一坛子酒就吃光了”。“海”是古代特大的酒杯,而且所喝的酒是以缸和坛为容器,如此海量和豪饮,不是喝低度的米酒(黄酒)则不可思议。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为贾宝玉做生日,袭人等丫环专门准备了“一坛好绍兴酒”,为宝二爷助兴,这绍兴洒,便是黄洒中的佼佼者。据《吕氏春秋》记载: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绍兴已经产酒,到南北朝以后,绍兴酒有了较大的发展,素有越酒行天下的说法,到18世纪《红楼梦》成书的年代,绍兴酒更是遐退迩闻名。作为黄酒中之上品,绍兴酒远销至金陵、京华,并成为上层社会达官贵人相互馈赠的礼品和封建贵族之家饮宴之佳品,则是顺理成章的。

除了绍兴黄酒,《红楼梦》中还提到以下的酒种和酒名:

惠泉酒:在第16回和第62回中,两次写到惠泉酒,大约这贾府的上下部爱喝惠泉酒。惠泉酒也是一种优质的黄酒,它产于太湖之滨、惠山之麓,是以清澈纯净的惠泉之水酿制而成的。酒质甘润醇美。据《史记》、《吴越春秋》等书记载,无锡酿酒历史也有2000年以上。明清时代,更有发展。明人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中,已写过“惠山泉酒”之名。清代初年,惠泉酒已是进献帝王的贡品。1722年康熙帝“驾崩”,雍正继位,曹雪芹之父在江宁织造任上,一次就发运40坛惠泉酒进京,可见惠泉酒成为贾府这
个贵族之家的饮用酒是不奇怪的。

屠苏酒: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词,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这一章节中,写到了除夕夜“摆合欢宴”,“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相传这屠苏酒为三国时名医华佗所创的配方,采用肉桂、山椒、菝葜、防风、桔梗、大黄、陈皮、白术、乌头、赤小豆等多味药材浸泡而成的建身药酒。具有祛风寒、清湿热及预防疾病的作用,晋·宋懔著《荆楚岁时记》载:“正月一日,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 进 屠 苏 酒、胶牙饴”。相传饮屠苏酒能辟邪气,去灾保健康。南宋诗人陆游在《除夜雪》中写道:“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至于北宋改革家王安石的《元日》诗,更是脍炙人口:“爆竹声中旧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由此可见,饮屠苏酒的风俗,在我国早已有之,到l 8世纪的清代,已相沿成习。由于酒禁的影响,及当时的社会风尚,中上层人士都不屑于饮蒸馏酒,因此,笔者认为这屠苏酒就是以黄酒为酒基所配的一种健身药酒。因为华佗所在的后汉三国时代不存在蒸馏酒,根据有关史书记载,直到唐朝,蒸馏酒工艺才从西域传入我国,结合近代日本也有在元旦日饮屠苏酒的风俗,日本的屠苏酒是用清酒(相似于我国的黄酒)配制的,并成为清酒系列的一个品种。而日本的酿酒技艺”是由中国流传东渡而去的,由此又可以反证,这屠苏酒实际上就是黄酒型的保健药酒。

合欢酒:是用合欢树上开的小白花浸泡烧酒而成的一种药酒,具有祛除寒气、安神解郁之功效。第38回描写林黛玉吃了点螃蟹,觉得心口微微地痛,自斟了半盏洒,见是黄酒不肯饮,便说须得热热的吃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便命丫环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篱玉因多愁善感,身体软弱,吃了性寒的螃蟹,喝几口用合欢花浸的烧酒,显然是最合适不过的。关于烧酒,在《红楼梦》中也被多次提到,饮烧酒易醉,醉后易滋事生非,所以当粮食歉收时,清政府曾颁过禁令,清高宗乾隆曾特降谕旨:“永禁烧酒”。却不禁黄酒,这样在当时上层社会中所喝的保健药酒,只有用黄酒为酒基配制的,才有可能。据清官资料记载:康熙皇帝特别喜欢用绍兴黄酒配的竹叶青药酒,还写过一块匾奖给绍兴酿酒作坊。但黛玉喝的合欢酒却是例外,明确指明的是烧酒。由于明清时烧酒业声名还不振,贾府所用的必不会象是今日“茅台”、“五粮液” 似的高档白酒,也不可能是近代流行的代用品烧制的低档白酒,而很大的可能是用的黄酒生产中的副产品——糟烧,去浸制合欢花之类的药酒,同时也难得经常上贾俯这样贵族
之家的桌面,只是偶而作为特殊需要而饮用之。

西洋葡萄酒:在第60回中,袭人依宝玉之命,将一个五寸来高的小玻璃瓶子交与芳官,里面装着半瓶“胭脂一般的汁子”。厨师柳嫂误以为是宝玉平时喝的西洋葡萄酒,便忙着取烫酒的器皿“旋子”,准备烫洒,其实芳官拿的是玫瑰露,是一种民间古老的露酒,清代王士雄在《随息居饮食谱》中记载:“玫瑰花,甘辛温,调中活血,舒郁结,辟秽……酿酒亦可。”该酒在清代曾名扬京师。但通过这一段的描写,也透露了这样的一个信息,即宝玉平时除了爱喝黄酒也爱喝西洋葡萄酒,而且酒的颜色是“胭脂一般的”。似乎可以推断,这胭脂一般的汁子定是比较浓郁的红葡萄酒,随着中外交往的增多,在18世纪的清初,有一些进口的葡萄酒进入贾府这样的贵族之家,完全是有可能的。

果子酒:这是贾芹在水月庵里胡闹时所喝的洒(见第93回),果子酒可以用桔子、苹果、梨、枣、山揸、荔枝及野生水果来酿造,是一种低酒精度,比较平常和便宜的酒,贾芹家境寒素,仅捞了个管管庵子尼僧的差使,喝这种低档、便宜的酒,符合他的身份。而在贾府正式饮宴场合,是不喝这种酒的,主要喝黄酒,果子酒则难登大雅之堂。

在《红楼梦》中,除了提到上述酒名酒种以外,曹雪芹还不止一次地借笔下的人物,介绍了酒的基本知识和饮酒方法。譬如酒除了饮用之外,还可以用来做莱肴的烹调佐料,当中药的药引,还可以用来烫衣服(见44回)等。和近年来日本提倡酒浴健身一样,这是酒的功能的延伸。在第8回中,宝玉在梨香院喝冷酒,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儿。”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风姐也劝过宝玉,说喝了冷酒手颤,写不得字,拉不得弓。《红楼梦》中写喝酒场面,许多地方都提到要喝热酒和烫过的酒。而黄酒最适宜于热饮的,这就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黄酒是贾府的主体饮料酒,也是曹雪芹写酒时着墨最多的酒种。另外,从科学的角度看,上面两段有关要喝热酒的话,是很有道理的。

此外,曹雪芹还用重笔浓彩、描写了不少以酒赋诗传令,猜拳联句,饮酒时玩击鼓花的游戏等等。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是《红楼梦》描写饮酒场面的极致,充分体现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时,贾府兴旺的景象。鸳鸯所宣的牌令,以及大观园众女子以诗词歌赋所对的雅致令词,形象地反映了我国清代盛世酒礼、酒俗、酒歌、酒令等诗酒文化的高度水准。

曹雪芹之所以有如此丰富的酒的知识,对喝酒场面又描写得如此精彩细腻,是与他嗜酒如命和少年时代经历过一段极为富贵豪华的生活分不开的。成年以后,家道已经衰落,住在北京西郊香山的黄叶村,但他嗜酒的习性难改,每天著书均离不开酒,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贫困日子。晚年,生活更加穷愁潦倒,而嗜酒狂放的积习难改。嗜酒也加剧了他的病情,一部《红楼梦》还没有写完,终于在一个除夕之夜溘然逝去,当时还不到50岁。曹雪芹的朋友们曾将他比作放浪不羁而又嗜酒如命的晋朝阮藉。为了喝酒,曹雪芹卖字面、卖物,甚至连标志他旗人身份的佩刀都取下换了酒喝,还自诩为“燕市酒徒”。《红楼梦》中喝酒场景及有关酒的知识、酒文化内涵的描述,大多源于曹雪芹亲身的经历,所以才写得那么真实、生动,得体而富有韵味。如同这部传大的古典小说所涉及的民俗、服饰、商贾、建筑、医药、技艺等等领域一样,曹雪芹写“酒” ,也堪称为古代百科全书中的一个璀璨章节,在今天看来,仍具有极高的民族文化价值。

红楼梦与饮茶

  饮茶:是中国重要的传统食俗。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用茶描绘出许多新奇的情节。

第一回在贾母房中吃饭,丫环们先端上漱口的茶,然后再端上吃的茶,而黛玉先前在家,被教以惜福养身,是饭后需过片刻才能吃,但此时她“见了这里许多规矩,不似家中,也只得随和些,接了茶。”这段叙述不但讲了富贵人家的排场,也巧妙的暗示黛玉必须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其实饭后用茶漱口,也不是贾府独创的规矩,苏东坡就讲过用茶漱口益处,曹雪芹自然知道,所以他才安排了用茶漱口的情节。

  第八回中,贾宝玉为了一碗枫露茶被他的奶妈李嬷嬷喝了,就大发脾气,打碎了茶碗,要把茜雪赶走,写出了贾宝玉的骄纵任性,同时也看出曹雪芹懂茶,了说“枫露茶”要加水到第三四次才出色,是内行人的话,“枫露茶”产于何处,怎样焙制,已无人知道,恐怕是一个很珍稀的茶种,并且大约已失传,另外小说中提到还有“老君眉”、女儿茶、六安茶等茶种以及外国进贡的“暹逻茶”。宋代以后,一进都是中国茶出口,未见有茶从外国进口,也许清代真有“暹逻茶”。也是曹先生见多识广了。

  《红楼梦》中有四处情节用茶做道具。

第一处是二十五回,却说林黛玉因见宝玉近日烫了脸, 总不出门,倒时常在一处说说话儿。这日饭后看了两篇书,自觉无趣,便同紫鹃雪雁做了一回针线,更觉烦闷。便倚着房门出了一回神,信步出来,看阶下新迸出的稚笋,不觉出了院门。一望园中,四顾无人,惟见花光柳影,鸟语溪声。林黛玉信步便往怡红院中来,只见几个丫头舀水,都在回廊上围着看画眉洗澡呢。 听见房内有笑声,林黛玉便入房中看时,原来是李宫裁、凤姐、宝钗都在这里呢,一见他进来都笑道:“这不又来了一个。”林黛玉笑道:“今儿齐全,谁下帖子请来的?”凤姐道:“前儿我打发了丫头送了两瓶茶叶去,你往那去了?”林黛玉笑道:“哦,可是倒忘了,多谢多谢。”凤姐儿又道:“你尝了可还好不好?”没有说完,宝玉便说道:“论理可倒蔽7d了, 只是我说不大甚好,也不知别人尝着怎么样。”宝钗道:“味倒轻,只是颜色不大好些。”凤姐道:“那是暹罗进贡来的。我尝着也没什么趣儿,还不如我每日吃的呢。”林黛玉道:“我吃着好,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宝玉道:“你果然爱吃,把我这个也拿了去吃罢。”凤姐笑道:“你要爱吃,我那里还有呢。”林黛玉道:“果真的,我就打发丫头取去了。”凤姐道:“不用取去,我打发人送来就是了。我明儿还有一件事求你,一同打发人送来。”

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林黛玉红了脸,一声儿不言语,便回过头去了。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林黛玉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说着便啐了一口。凤姐笑道:“你别作梦!你给我们家作了媳妇,少什么?”指宝玉道:“你瞧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

这段情节,既说了在中国民俗中“茶”与婚姻的关系,同时又别有含义。先说前者,茶被视为男女双方订亲之物,古人认为茶树不可移植:“茶不移本,植必生子,古人结婚必以茶为礼,取其不移置子之意也,今人犹名其礼曰下茶。”(《茶疏考本》)宋代把茶与金银并列,作为婚娶的定礼,南宋吴自牧在《梦梁录》一书中有一段说明,经过相亲后,男家中意,便派媒人往女家送定礼,礼物除珠翠首饰金银器具衣服以外必须要有茶饼。到了下聘,送的聘礼也必须要有花茶果物,即是贫穷人家,送的聘礼也少,但茶叶是不可或缺的,俗话说:“好女不吃两家茶”的意思就是一女不许两家的话,表明了婚姻与茶的关系密切。到于后者,凤姐的话是在开黛玉的玩笑,她对宝黛之间的恋情早已知道,别人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不肯当面说破而已,宝钗两次打圆场的话便可知道,到于黛玉骂凤姐贫嘴,也不过是故作遮掩而已,内心时未必不有几丝甜意。

第二处是第二十四回,宝玉要喝茶,一时房里没人,三等丫头小红进来,替他倒了一碗,宝玉问了她几句,正说着秋纹等人进来见此,便将小红辱骂了一顿。

小红有何罪?不过就是越了级给宝玉倒了碗茶,曹雪芹用此写尽了人生的辛酸事,同时也写出了压在社会底层的人出头的艰难,小红等机会接近宝玉,她没有错,秋等排挤她也没有错,因为尽管她们地位比较高,也是被压在底层的人,怎容别人来抢自己的饭碗?

  一件小事,便可观透世情,大观园里的女奴们过的是怎么样的悲惨生活?

  第三处是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由此引出了一大篇的茶经。

  先是选茶。不同的人对茶有不同的嗜好,妙玉为贾母送的是老君眉,它产于湖南又称银针,形如长眉,给贾母完全迎合老年人的心理。

  其次是择水与煮水。水质的优劣与煮得是否得当,对茶的味道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古人就十分讲究水质。陆羽《茶经》说:“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又各地之水也有高下之说:“如楚水第一,晋水最下,共分为二十等”。在《红》中,妙玉用的是“天落水”,清顾禄《清嘉录》载:“居人于梅雨时,备缸瓮,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需,名曰梅水。”贾母问是什么水时,妙玉说是旧年蠲的水,与《清嘉录》所载,相合。而给宝黛等煮的水刚是“五年前收梅花上的雪……”可见用水的讲究。

  关于著水,《茶经》中已有“其火用炭,次用劲薪”之说,并对著茶时水的沸度作了具体的要求,:“其沸如鱼目微有声有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以上水老,不可食也。”唐温庭筠《采茶录》也说,茶须缓火炙,活水煎。“妙玉煮茶十分专心,”自向风炉上煽滚了水,另泡一壶茶。”

  再次说是茶具,喝茶对茶具也想当讲究的,好的茶具,不仅讲求产地,瓷质,瓷色,也讲求形状,妙玉给贾母用的是成窑五彩小盖盅,成窑是明成代年间景德镇的官窑。给众人用的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虽也名贵,但易得。给宝黛用的“XXX”“点犀X”给宝玉的是自已用的“绿玉斗”(打X的是因为这几个字打不出来。)

  读完这段文字,当然可以增加了许多的饮茶知识,但透过这些,你还能看到更多的人情世态,妙玉也是个受尽欺凌而被迫遁入空门的柔弱女子,她依托佛门,才得以在大观园内在一立足之地,但也就是佛祖,葬送了她的青春,一道铁门槛,将她隔在了世外,她与众姐妹一个是女儿身一样有女儿心,但却只能“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对贾府的统治者贾母只能曲意逢迎,与她要的好知心朋友,用珍藏的雪水另烧了茶。她有情,便藏得很深,她认宝玉为知心,甚至在暗恋宝玉,但无情的佛灯冷酷的烧断了他的情。她给宝玉用的是“仍将前番自己常吃茶的那只绿玉斗”端给宝玉,别人用过的茶杯她嫌龌龊,可以砸碎,而一个男人却可与她可用自己的茶怀,其含义是相当清楚的了,而且从这十个字中又可知道宝玉来庵中喝茶已不是第一次了,不然何来“仍将前番”四个字,而且“前番”宝玉吃茶一定是自己一个人来,用的就是妙玉自己专用的绿玉斗了。这次吃茶有黛玉与宝钗,她与宝玉都是由于心里有鬼才用话来掩饰,妙玉是情不自禁地“仍将前番自己常吃茶的那只绿玉斗”给宝玉,宝玉则说:“世法平等,他两个用那样的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妙玉则回生:“不是我说狂话,你家未必找的出来这么一个俗器来呢。”这些无疑都心掩饰之词。妙玉还说:“你这遭茶,是托她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能给你吃的。”宝玉反笑:“我深知,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这几段话纯是假撇清,反而越描越黑了。小说中,即便没用“仍将前番”这四个字,妙玉用自己“常吃的茶的绿玉斗给宝玉喝也够大胆的了。宝玉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红楼梦》的弦外之音如此丰富,不仔细体味难以懂得。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