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诗治病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
0

据说在意大利等国有“读诗治病”的法子,有一间“诗药有限公司”专门研究以诗治病,他们的产品放在书店或药店里出售,上面也标明“主治”、“禁忌”、“日服量”等项目,模样与普通药盒一般无二,只不过盒子里装的不是药片,而是印刷精美的诗篇。

  这种“诗药”可以治疗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有人言之凿凿地说,曾见米兰一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带领抑郁症患者们高声朗读美国诗人朗费罗的《生之礼赞》。

  读诗、读文章治病的传说在中国也颇有一些。一个有名的例子是三国时候,曹操的头风病(大概即现代医学所谓神经性头痛)发作,痛苦不堪,忽然读到陈琳替袁绍写的“讨曹檄文”,惊出一身冷汗,顿觉清爽,跳起来说:“这篇檄文治好我的病啦!”

  南宋诗人陆游也曾劝人读他的诗,说可以治头风:“儿扶一老候溪边,来告头风久未痊。不用更求芎芷药,吾诗读罢自醒然。”

  还有人说,白居易的诗集也是治病良方:“偶然一读《香山集》,不但愁消病也无。”

  最有名的“诗药”,还是诗圣杜甫的作品。

  杜甫有个朋友得了疟疾,发作之时忽冷忽热,头痛、口渴、全身无力,非常难受,杜甫去探望,看到这种情形,就说:“我的诗能治好你的病。”朋友求医心切,问怎么个治法,杜甫说:“你诵读‘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两句,一边读一边想想诗意诗境。”

  朋友依言行事。过了几天杜甫又去看望,问效果如何,朋友摇头叹气说:“好像没什么效果啊!”杜甫想了想,说:“看来‘诗药’下得还不够重。这样吧,换这个试试,‘子章髑髅血模糊,手提掷还崔大夫’……”朋友听到这两句颇有点儿恐怖的诗,不禁吃了一惊,说:“好像有点儿效果!”读了几天之后,他的疟疾居然就好了。打这之后,杜甫能“以诗治病”的名声就传开了。

  宋代葛常之从杜甫的诗里考证出诗圣自己也曾得过疟疾,受了三年的罪,他纳闷:老杜为何不读自个儿的诗治好这病呢?难道这种“诗疗法”也是铁拐李葫芦里的药——只灵于人而不灵于己么?想来杜甫这个治疟疾的偏方,跟曹操治头风以及民间治打嗝的偏方一样,都属于惊吓疗法,关键在于让病人突如其来吃一惊,出身冷汗。《水浒传》里宋江不小心把炭火掀在武松脸上,武松“吃了一惊,惊出一身汗来。自此疟疾好了”,也是这个道理。读自个儿的诗,不容易出效果。

  除了疟疾,杜诗还治好过别的病。清代有本书记载说,一位朱老先生患气痛,发作时诵读杜诗数首,症状便自然消失,杜甫诗集成了他必备的良药。

  最神奇的是《聊斋志异·白秋练》的故事。

  白秋练是白鱼精所变的女子,听到慕蟾宫吟的诗后相思成疾,母亲把她送到慕生身边。她含情脉脉地请求慕为她吟咏崔莺莺所做“为郎憔悴却羞郎”那首诗,听了之后就能欢笑;慕再吟两遍王建的诗,她就痊愈了。

  后来慕生也害了相思病,奄奄一息之际,白秋练赶来给他吟唐人刘方平所做“杨柳千条尽向西”诗和一首词,慕生听罢也是一跃而起,说:“我哪里有病呢!”白秋练后来因为断了湖水的供应而死,死前叮嘱慕生:“不要埋葬我,每天卯、午、酉三时都给我念一遍杜甫的《梦李白》诗,我就会死而不朽。”慕生照办,等到湖水运来,急忙把她浸在水里,果然复活了。

  杜甫的《梦李白》诗两首情深意切,如“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等,皆是传诵的名句,充满思念、担忧、怜惜之情。挽回白秋练生命的,也许是这种款款深情吧?

  据医学专家分析,吟诗犹如做健身操,可以使大脑皮层保持平衡状态,促进新陈代谢,因此有益于身心疾病的康复。那么,闲暇时找一本《杜甫诗选》或《唐诗三百首》来读读,又何乐而不为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