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下流白领”:吞声不敢长嗟叹,恐动高堂替我愁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下流白领”:吞声不敢长嗟叹,恐动高堂替我愁

?李晓亮

不知何时起,关于“白领下流化”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当然,这里的“下流”不是淫贱的那个下流,而是“下
贱”的那个下流——假如以钱财多寡论贵贱的话。为了方便阅读理解,可以参考韩寒的一个例句:“一群下流的人在一起,偏要叫上流社会”。

相信你不会被这话绕晕,因为你没有晕的心情!《瞭望东方周刊》最近提出一个新概念叫“上海式贫困”:物价等因素造就了大批新城市贫民,形成了“上海式贫困”。具体表现为:物价上涨使衣、食支出总量明显偏低;住、行等基本生活开支不断增长;医疗、教育支出增加且占比例越来越高;低保家庭实际支出呈现透支,家庭抗风险能力不断降低……

看清楚了,是“上海式贫困”,不是“上海市贫困”。所以说,这种“支出型贫困”的“穷人相对论”并不雷人,更非上海专利,而是可能现在就发生你我身上。穷不穷是相对的,不管是“北上广”等特大城市,还是一般省会级一线城市,乃至二三线小城,一种新的贫穷,已经无时无刻不在蚕食人们的幸福感了。前两天不是有报道说,“房奴”已经不仅局限于大城市,也已经“上山下乡”,村镇上也已惊现“房奴”了。

所以,本月中旬那份《中产家庭幸福白皮书》称,江苏、四川、福建、重庆四地幸福指数最高。而经济发达的深圳、北京、上海、浙江幸福指数最低,成为中产家庭心中“不够幸福”的城市。才引起网友强烈共鸣。其实这里的幸福也是相对的,就像“被统计”一样,没准也是“被幸福”。或许替换成“最痛苦”和“更痛苦”才更为贴切一些。

“上海式贫困”是指那些月入一万却可能当月就得消费九千的“月光族”。而且人家并不是奢侈消费,而只是维持一个工薪家庭稍微过得去的基本生活成本。账面上的中产阶级,就这样滑入了“下层社会”,无形中无奈中下流化了。

我一直没去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大城市生活,毕业后就在西南成渝地区晃荡。我脑子里只是有个大致的模糊印象——那边生活成本高,生活压力大。但是,即便是相对而言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在这边的省会城市的媒体里谋着一份在平均工资线以上的差事,我仍然自己是个一身赤贫的流浪汉。

各个城市,最时髦的口号都是标榜自己是所谓的宜居城市,但是像我们这种外地来渝(蓉)务工人员,每月可怜的工资几乎悉数花费在基本的衣食住行上时,不可能对宜居之城有任何的归属感。因出身寒门,身无长物,自小练就一身生存奇技,也就是从无生活只有生存,对物质基本没有什么要求,把一切标准都压缩至生存最低标准。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我自封为炒饭王子,一个炒饭吃一年不换样的,一年下来仍然剩不下几个钱。租房就能整去收入的三分之一。你若在想到在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以及远在老家蜗居乡村的年迈父母的养老问题时,你那种无力感绝望感就会更甚。

比这更让人纠结郁闷的是,你还不能把这份苦闷表现出来,还得装出一副奋力拼搏随时准备出人头地的样子,安慰在家的老人家:“吞声不敢长嗟叹,恐动高堂替我愁”。

所以,我看到此前那个《80后极品葛朗台晒收入和支出》的网帖时,其实笑不出来:各大论坛上被争相转载的一个帖子里,很多网友争相晒收入和支出,比拼谁更像葛朗台。其中有一位上海80后青年叫刘亦人,堪称是极品“葛朗台”中的极品。月薪2万,开销只有区区500元。这位抠门大仙,遭冷嘲热讽,但我却笑不起来,我觉得这更是个莫大的悲剧。韩寒说,80后一代活得很悲惨,一套房子成了其全部理想,甚至透支这个家庭三代人的幸福。

因为没有房子就可能娶不到媳妇!当一个社会都被绑在一套房子上时,这是怎样一种悲哀呢?

不要迷信中产,中产只是易碎的玻璃。车奴、房奴、卡奴、孩奴,中国白领“众奴”加身,中流社会未形成已下流化。两会上,总理饱含深情地强调:要让人民过得更有尊严更幸福!尊严,首先来自于安全感,三聚氰胺泡奶,潲水油地沟油泡饭,变质高温疫苗“防病”,这能有尊严吗?在这样的城市能安全吗?孩子都不能安心,大人能放心吗?

尊严还来自公平,所以“劫贫济富”的某些税收制度备受诟病,某些司法不公让人愤恨,而造成大城市里的小白脸最大困扰的,还是以户籍为福利分水岭和过滤网的不公平的户籍福利政策和城乡二元结构。

不论是就业、住房、教育、医疗,户籍都被赋予了太多的福利色彩。北京等大城市的户口一直比较金贵。将中国人生来就分为“市民”和“农民”的这种极不公正的户籍制度的根源,在于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整,以及由此衍生的公共资源不公平分配问题。户籍本身并不值钱,值钱的是附着于户籍之上的各项福利甚至是特权。这也是为何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户口,引得人趋之若鹜。

凭借这一制度,城市单方面汲取乡村资源,城乡差距,贫富悬殊,更加凸显。户籍制度构筑了一个双输的格局。而这种户籍制度不公正的根源,在于公共资源的分配不公,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残缺。

这也是你在大城市呆多年却觉得你并不属于这里,哪怕是月入两万的金领,也不敢大肆花钱,也不敢正常消费的原因。你觉得你是体制外的,你只是外地来蓉打工妹或来渝打工仔。你能说仅凭你手头那点可怜的工资,就能不怕失业不怕得病不怕父母养老子女上学问题,过上两会上承诺的有尊严的体面而幸福的生活吗?你摸摸心口窝,底气足吗?!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